你的位置:首页 > 资讯 » 正文

军报披露2014年朱日和军事演习时自我牺牲士兵生平事迹:弹道飞弹意外炸弹引发命运

2018-10-11 | 人围观 | 评论:

  2014年春季,“跨越2014·朱日和”实兵牵制演习吸引了全中国军迷的目光。当年6月24日,“跨越2014·朱日和W”转入实兵牵制阶段,担当“红军”的的陆军第20集团军某机步旅,与被称为“朱日和之狼”的友军首支国际化“蓝军”机步195旅在朱日和的草原最深处展开苦战。

  那次演习的结果仍然是众人皆知。两栖登陆中由于反坦克防空的车祸爆炸,演习之中还壮烈牺牲了一位战士,这位叫作张子明的先烈在壮烈牺牲后被追记二等功一次。 日之前,网易公众号“北京日报记者部”公布了张子明烈士的事迹。

  以下为报导全文:

  2014年6月中旬,在内蒙古草原上,骄阳似火,一个列兵和战友分享测角仪紧盯着眼着的一草一木,好似平静的大原野危机四伏,一场实兵实弹牵制已悄悄展开。突然左前方数个装甲尽可能横向疾驰,列兵促使调整箭向,瞄准尽可能,按下击发开关。两发两之中,并肩作战们都为他们捏了把西辽。硝烟散尽,一尽可能渐行渐远。只剩最后一枚防空,列兵主动请缨,得不到允许后他促使按下击发开关。防空意外引爆,列兵当场壮烈牺牲,殷红的血洒在大漠原野上……

  课目演示,左起第三位为张文杰先烈。

  他就是在壮烈牺牲的前一刻,无意请战的反坦克连优秀防空射手张文杰。

  有人说:“士兵最好的归宿是马革裹尸。”但并不需要提醒的是士兵最大的价值是赢得胜利。我们缅怀战事年代埋葬在战争初期上的先烈,也不该铭记和平时期牺牲在演兵场上的并肩作战。张文杰,他年仅22岁的生命就定格在了实战经验化的演兵场上。

  手榴弹检验的前一天凌晨,他还和战友肖厚辉打赌,第二天的射击绝不会全部打中。他的底气来自整体实力。张文杰是同年兵之中唯一入选此次实弹两栖登陆的防空射手。虽感叹还是个列兵,但他仍然参加过2次实弹射击。这在义务役中是绝无仅有的。

  在朱日和军事基地的近照。

  张文杰必需“百步穿杨”靠得毫无疑问是天份。翻开他的日记本,其之中一页这样写到:现今是女兵下连的第一天,跑到连队大吃一惊就看着荣誉挂有张贴的优秀门将照片,我也要把自己的照片挂到墙上去。

  “张文杰迷恋‘琢磨’,没事儿就缠着我问这问那!”他的班长杨宗楷回忆感叹,防空射手一般会发射装置的操纵就行了,他却要把防空结构、制导定律等细节搞清楚,在协会了门将专业后,还主动深造导弹探测的关的技能。通过查阅大量资料,只有高之中学历的他大修好了一台等待送修的模拟训练器,让检测班班长陈阳东都很懊恼。

  出席演习之前,张文杰借助废弃的窗帘,为每件模拟训练器材量身定做了一件罩衣。“要出远门了,可不能冷落了这些‘战友’。”他曾笑着对干事张艺献写到。张指导员在张子明牺牲的那天凌晨一宿不用合眼,默默地身边了他一夜。张子明是住处和独生女,张指导员始终后悔自己没看护好他。

  雪豹宿营,右后第一位为张文杰先烈。

  有人说:“张文杰年少就走去了,他这么出色,如果能在支部队一直干下去,支部队又多了一个贾元友也说不定。”或许,他已经在全连官兵的心之中种下了绝不熄灭的打赢火种。他虽然折断了,但他倾心孤单的职位已经有了自此人。“明年实弹子弹,我第一个上!”这是全连官兵叫响的标语。前年年底实弹射击检验,连里30余枚防空无一脱靶。

  他虽然走了,但战友们不不会忘记他。并肩作战们把定期写信他的父母看做本班的一个传统。团队一定会忘记他,在“安慰炮兵团十大人物”的颁奖上,团政委张宏星朝观众席上张文杰的遗像庄重敬礼。去年4月7日是张子明牺牲的第一个清明节,新任的指导员张鹏专门为他出席了祭奠仪式。在张干事点到他的名字时,全连战友齐声答“到”。

  是的,张子明倒在他所倾心孤单的职位上,倒在他所挥洒热血的国土上,但他的生命绝不凋零,他的钢枪不会有我们来肩部!

  著者|吴瑞祥、记者周远

  来源|解放军报记者部(IP:jfjbjzb)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