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页 > 职场 » 正文

上证所:原则上不建议股票停牌 下一步解决停牌时长等问题

2018-09-18 | 人围观 | 评论:

  深交所表态要遏制“随意停”“任意停”“长期停”现象后,上证所也在8月9日晚间对近期上市公司的停牌情形进行了梳理。

  8月9日,沪市公司停牌家数为45家,仅占全部沪市公司家数约3.1%,主要是此前已进入筹划并购重组事项的公司。

  据悉,上证所计划在下一阶段区分重点、循序渐进,考虑以去功能化为方向,重点解决停牌时间长等问题。

  在具体安排上,上证所原则上不建议公司股票停牌,而是要求分阶段披露拟筹划事项,并充分揭示风险。

  沪市停牌公司仅占全部沪市公司家数约3.1%

  市场持续调整令一些上市公司动起了歪脑筋,为了躲避下跌,个别上市公司选择申请停牌来躲跌。

  这类公司有两个特征:一是近期股价跌幅较深;二是披露的拟筹划事项大多有凑项目之嫌,个别确实有筹划意愿的项目也不太成熟。

  针对此类情况,上证所及时总结前期监管经验,在日常监管中对上市公司股票停牌事由的真实性、是否存在躲跌意图实施从严监管,防范公司躲跌式停牌。

  在具体安排上,上证所原则上不建议公司股票停牌,而是要求分阶段披露拟筹划事项,并充分揭示风险。同时,也充分尊重市场的合理停牌需求,对于出现特别敏感信息需要短期停牌、或者公司出现重大风险需要核实处置的情况,依规办理其停牌业务。

  在执行前述监管安排后,从执行情况看,得到了市场尤其是上市公司的理解。

  8月9日,沪市公司停牌家数为45家,仅占全部沪市公司家数约3.1%,主要是此前已进入筹划并购重组事项的公司。

  总体来看,这一安排,稳定了市场预期,维护了市场流动性和投资者的交易权利。

  近年来沪市收紧停牌事由,减少停牌次数,降低停牌随意性

  股票停复牌是证券市场的一项常规性基础制度。由于功能承载多、外部性强、影响大,历来为市场、投资者等各方所高度关注。

  早在2014年,上证所已经把完善停复牌制度提上议程,也发布了有关重组和非公开发行的停复牌业务指引,并于2016年对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暴露出的问题进行了总结,制定发布《上市公司筹划重大事项停复牌业务指引》(以下简称《停复牌指引》)。其中,重点明确了可以申请停牌的“重大事项”范围,除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和非公开发行两项常规事由外,仅包括控制权变更、重大合同以及需提交股东大会审议的资产购买出售及对外投资,而其他以往停牌频率较高的签订战略框架协议、普通资产处置、员工持股计划等,原则上已不在申请范围,应当分阶段披露进展。

  经统计,近年来,沪市公司股票停牌家次逐年减少,2015年全年停牌1254家次,2016年全年停牌733家次,2017年全年停牌601家次,2018年初至7月31日停牌323次。尤其是2018年以来,沪市公司的停牌数量又不断持续下降,日均停牌74家。近期停牌家数也在持续减少。以8月9日为例,当日仅有45家公司股票处于停牌,占沪市整体的约3.1%。

  停牌时长大幅缩短,“复牌难”现象得到缓解

  《停复牌指引》进一步明确规定筹划重组停牌一般不得超过3个月,筹划非公开发行停牌一般不得超过10个交易日,筹划控制权变更、重大合同等其他重大事项的停牌一般不得超过5个交易日。

  以重组为例,《停复牌指引》明确停牌时长、延期复牌条件、严控频繁更换重组标的情况,在多维约束下,上市公司整体重组停牌时间大幅缩减,指引发布近两年来,监管执行力度不断加大,上市公司加快重大事项推进节奏、严控停牌时间的预期和习惯逐步形成。

  以2018年7月31日沪市公司股票停牌情况为例,当日51家停牌公司中,停牌10个交易日以内1家,10个交易日至1个月内1家;1个月到3个月内26家,3个月到5个月内15家,5个月以上仅8家。该8家长期停牌的公司,均为较小市值的公司,主要涉及高风险公司的复杂事项或重大无先例事项的处理。

  有针对性地强化对大盘蓝筹股停复牌的监管

  在严控停牌时间方面,交易所重点关注对指数影响较大的大盘蓝筹股的停牌监管,效果明显。

  经统计,2018年以来,沪市市值超过500亿元的103家上市公司中,连续停牌时间超过10个交易日的,仅有4家;市值超千亿元的50家上市公司中,连续停牌时间超过10个交易日的,仅有2家。

  上证所表示,少数蓝筹股长期停牌,主要系因涉及重大方案设计或国资等政府部门前置审批,对整体市场不具有重大影响。但总体上看,沪市大盘蓝筹股一年中停牌的次数、家数均比较少,主要原因是大盘蓝筹股公司本身对停复牌事项也比较慎重。

  下一步重点解决停牌时间长等问题

  经过近几年的制度完善和强化监管,目前交易所层面基础制度已基本到位,执行力度不断加大。据上证所透露,下一阶段应区分重点、循序渐进,可考虑以去功能化为方向,重点解决停牌时间长等问题。

  一是进一步细化停复牌业务规则。在近期停复牌监管实践基础上,可以考虑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,对相关规则条款进行精细化处理。例如,针对不同重组交易形式,进一步优化重组等重大事项的停牌,从整体上缩短停牌时长。

  二是在市场条件成熟的情况下,逐步减少停复牌所承载的附加功能。目前,上市公司的停复牌承载了过多附加功能。对于上市公司以停牌代替保密义务的倾向,加大规则执行力度,严格按规定的可申请停牌事由和停牌期限要求办理,减少不必要的停牌,逐渐弱化停牌所附载的功能。

  三是发挥分阶段信息披露在减少停牌、缩短停牌时间等方面的作用。可以进一步强化信息披露的作用,通过充分的提示风险和及时的分阶段披露,减少不必要的停牌或缩短停牌时间。目前,这种监管行动理念已体现在沪市现行停复牌规则和监管实践中,并取得一定的监管成效。后续,可以进一步区分具体情况,推广强化应用,引导上市公司就停复牌的理念和实践做出相应的调整和优化。

标签:公司  事项